湛江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错过的情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42:30 编辑:笔名

——此文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传播八卦消息。但和草堂瘦叟老师在网络博客里建立起来的父女深情却是真实的,因此借用几首老师的诗歌,特此说明。    引子  月老错牵线,  红娘不赞成。  天生好姻缘,  最终都随风。    一网络初逢爱归零    我在网络里周游的时间很长了。可以说是个网虫,整天像蜘蛛一样趴在网上,窥探着网络世界的悲欢离合。大有居高临下傲视着闹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惬意。  晚上,草草用罢晚餐。打开电脑,进入编辑后台,准备工作。突然编辑部的QQ群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叽叽叽骤然响了起来。说什么江山来了个大人物,要编辑部全体成员立即放下手头工作先去接驾。  这样的事情常有发生,我也没在意。无非又是些沽名钓誉之徒打着某某作协的名号来这里赚些吹捧和虚妄的赞美罢了,事实上也不过写一些风花雪月,抑或填些不知所云的什么唐诗宋词,附庸风雅。哪有什么真英雄啊!  但老大有令,却也不能不从,随懒懒打开该伟人简介:  草堂瘦叟(一个干巴老头),  作协会员(果然吧?)  1937年生(我的天啊!这么老了还来网络里争一席之地,够厉害!),  自号犟牛(又是自恃甚高),  真名刘沂生(这点够气魄,敢在网络里注真名,我有点欣赏了)。  一名很普通的退休教师(感觉很亲切很平易近人),  出版作品(一大串,且都是66岁退休后的著作)。  当然啊,括弧里是我看后的心理活动。  就这样,我第一次刮目相看了这个瘦老头。  及至打开的他的文章,就再也不敢说话了。我震惊了,震惊于他作品的大气恢弘,博大精深。平而不庸俗,诗而不高深,奇而不深奥,传而不枯燥。  我沉迷在他的故事里不能止。须知,网络阅读,若非没有好的视力,那是吃不消的。何况我深度近视500度啊!  再有就是这几个月,因为我个人的事情我几乎是哭瞎了眼睛。我眼睛现在也不能见风,见风就会悲从中来,涕泪双流。  但这次,真是奇了怪了。我竟然对着电脑整整坐了四个钟头,大瞪着眼睛,就为了在他故事里探询出一个结果!尤其是他在故事里穿插的民间传说,最能令我心旷神怡。  就在我晕忽忽沉浸在他文字的世界里哭哭笑笑的时候。突然,咕咚、咣铛、扑刺刺……一连串古怪骇人的响声把我从他文字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原来,是他,我那个不明身份的男人睡了一醒觉,摸我不着,怒从心头起,把热水袋甩到我电脑上来了。当然,显示器倒下去了,电源插销也扯拉着,像极了一个伸长舌头的女鬼,对着我狰狞怒视。  儿子也被从梦中惊醒,骤然哭嚎起来。  我自觉理亏,赶紧收拾利索战场,用热水暖了脚,爬进热烘烘的被窝。儿子立即磁铁一样吸附在我怀里,继续呼噜起来。  我却睡不着了。不是为男人的摔打。他那几招,我早已司空见惯,绝对达不到让我失眠的效果。我是为世间竟然有这样新奇的文字风格而震惊。编辑这么长时间,我第一次为一个作者把自己的思绪纠结在文字里无法释怀了!  自从热水袋飞来风波后,我老实了好几天没有上网,也郁闷了好几天。  终于,我爆发了。  导火索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  那天,儿子不小心摔倒了,为了培养他独立不依赖的习性,我笑嘻嘻地在一边忙家务。嘴里也没闲着:“宝贝儿,最勇敢了是不是?快点自己爬起来,我们得赶快一起出去买玩具啊。”  儿子人虽然小,心思可不小。他故意哼哼唧唧着,赖在地上,还眼巴巴看着我,等着我伸手拉他一把。就在我感觉儿子快要支撑不住我玩具诱惑的时候。他爸爸回来了。  他立即抱起了儿子:“我的小乖乖。你妈妈可能是你后妈啊!怎么不知道心疼呢?这么小的孩子,倒了连扶一把都不扶。哪里配做母亲啊!”  儿子终于委屈地嚎啕大哭起来。  “你什么意思啊?这样夹枪带棒的,存心挑拨是不是?”我对着这个可恶的男人开了火。  “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一天到晚耷拉着脸皮子。就是我欠着你的也不能这样啊!我在跟前你就对孩子这样狠心,要是哪天有了野男人,还有我儿子的活路啊!”  “你算什么?我即便有男人也不是野男人。你现在的身份不过是我的姘头罢了!”我以牙还牙。  他大概是被我这句话气疯了。蹬蹬蹬跑进卧室,拿出离婚证和协议书,当着我面就撕了起来:“让你嚣张,我把这些都撕完,看你拿什么出去找男人。告诉你,苏四凤,你是我的,我的私有财产。你永远都别指望走出我的手掌心!还反了你了!”  说完,他就抱起儿子住进了客房。临走时候也没忘记把我锁在房间里。他怕我就此跑了。  我不能生气。真的不能。跟这样的人生气有什么意义呢?  我还有事情要做。人生的意义不只是这一件,网站里还堆积着许多等待我编辑的稿件。  我开始收拾被他砸坏了的电脑。  我没想到我竟然修复成功了。  我又开始自恋起来。  看啊,四凤,你要记住,没有男人你一样可以活得很出色。  平复了情绪后,我开始编辑文字。  爱归零!  这个作者叫爱归零。名字起得挺有意思的。  他的文章名字就叫《历史上第一超男——宋玉》。  关注他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初恋男友的名字也叫宋玉。  说实话,在此篇文字之前,我只知道“貌若潘安”,却不知道“才比宋玉”。请原谅我的浅薄无知。  他在洋洋洒洒数千言里列举了宋玉不同于一般的才华故事后,结尾是这样结束的:但原,天下美女,嫁人就嫁姓宋的。  哈哈哈.....我立即大笑开来。在这个夜晚,在我和男人别扭后,被锁在房间里的孤寂夜晚,我就是被这个爱归零给逗乐了。而且笑出了眼泪。    二鱼传尺素续前缘分    前夫魏大强有点变态了。  自从签署离婚协议那天起,他就有点不正常了。  还好,他还没有越过我的底线,那就是没有把网络掐断。因为他知道没有网络我也许会跟他彻底决裂。  我不耽误工作,不耽误家务。他也没理由剥夺我的自由爱好。何况这爱好既不等同于穿衣打扮,也不等同于结交麻将朋友。他还是最放心把我放置在网络里。毕竟,他可以随时在电脑边找到我。  但他的承诺却一直没有兑现。相反,因为离婚,他有了更充分的理由不让我管他。他依然沉迷在他低级的兴趣爱好里。酒肉朋友,挥霍着生命。每天看他醉熏熏的样子,我就厌烦地想发疯。可是想想幼小的儿子,我只能忍耐。同时期望奇迹,那就是突然有一天,他长大了,知道疼惜老婆孩子,知道过日子不容易。知道不能吃了上顿不管下顿是错误的生活方法!  尤其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在他出去夜战赌博的时候,为了他自己放心,就把我们母子锁在房间里。他的理由是回来不需要我们起来给他开门了。  但有一个夜晚终于出事情了。  那晚,睡到半夜。我突然觉得儿子哼哼着一直朝我的怀里拱。我一摸他头滚烫,手脚冰凉。  坏事了,发大烧了。  打他的电话,通着,但就是不接。  婆母就住在隔壁,但她耳朵聋。  在这里我没有朋友,没有同学,他曾经霸道着切断了我所有要好朋友的联系。  此刻,好了,连一个解救的人也没有。  听着儿子呼哧的喘息声音,我百爪挠心,几乎发狂。  万般无奈之下,我想起了网络。  我的QQ里就保存着好几个亲戚的号码。  但是,没有一个近距离的人在线。在这样的午夜,远距离的也不一定有人在啊!  我试探着又打开飞笺的个小窗口:瘦叟老师,您还在吗?您知道家常用的快速简便的退烧方法吗?  谢天谢地,他竟然在线。  他教我用热毛巾敷头,用温水擦拭掖窝和腿掖。烧高的话,擦拭全身也可以。  我一遍遍给儿子擦拭着。并按照老师他教的不时喂儿子喝水,让他撒尿。  终于顺利熬到了凌晨。魏大强回来了。我拿起空了的暖水瓶就朝他的头上砸了过去:“姓魏的,儿子要是烧坏了脑筋,我就跟你拼命!”  儿子终于顺利好转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坚持得一点意思也没有。儿子有这样的父亲倒不如没有。  我再次给瘦叟老师发飞笺求援:我的婚姻是因为孩子持续着的,但我不知道这样坚持下去是不是还有意义。  瘦叟老师思索了良久,告诉我说:人这一辈子其实很短暂。不要因为配偶没有相应的文化修养而嫌弃他。我的老伴,你的师母,其实也就是小学毕业。但我们不是也一样携手走过了一生?现在,他瘫痪在床,还是我日夜照顾着的呢!为了孩子的安定,忍耐点。明天会好起来的。  我崇敬他持久的婚姻。我崇敬一切永恒的东西。  可是......  看着老师他写来的诗句,我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富甲一方显人寰,  难及自在夫妻店。  不恋名园多芳草,  应惜深闺多温暖。  这是平常夫妻多好的写照啊!但我心里知道,这只是老师他一相情愿的想象罢了。  我开始觉得瘦叟迂腐起来。  我逐渐沉默。  当爱归零又一篇文章发表进来的时候,恰逢我编辑。突然想起了那个夜晚他文字带给我的欢笑了。  我开始转移飞笺方向了。我问爱归零:先生莫非也姓宋吗?否则不会让天下美女都嫁姓宋的啊!  几乎是许多天以后,他才回复:在下的确姓宋,单字一个玉,山东林沂人氏。请问大编是哪里人氏啊?  我几乎晕阙!  我的初恋他叫宋玉,山东林沂人氏!  当春风的脚步接近尾声,我的心情似乎是再也找不到春天的感觉了。  初夏,天气已然炎炎,路上的行人过早裸露出了白皙的胳臂腿。女孩子纷纷张扬出性感吸引着异性追随的眼光。  一个白发皓首的妇人领着孙子跑到了我的面前,突然跌倒了,我伸手扶了起来。孩子仰起如花的笑靥对着我微笑。  “快谢谢奶奶。”妇人对孩子说。  愕然许久,我才回过神来。奶奶!我已经成了奶奶级别的人了吗?  快步飞跑回家,对着镜子审视。  可不是,皱纹累叠,黑丝里夹杂着白发,衣着老土。怎么看都像块近五十的人了啊!  我才38岁。  猛然记起二十年间那一次唯一的同学聚会,我早早到了,只是躲在角落里喝茶。  甘海英还是没减当年的风火脾性,进门就对着人群嚷嚷:“四凤呢?苏四凤来了没有?我可是提前好多天就通知她了啊!这个家伙,依然没改她当年好迟到的毛病!”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幽幽说到:“别冤枉我啊,二十年河东转河西,我可是最早到的一个。只是你们一到就几个扎一堆,谁也没发现我啊!说明我太渺小了。”  “啊呀!四凤,你这个家伙,怎么不等我一起来啊!”甘海英快步奔向我张开了怀抱。  我们两个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要好的同学听了也陆续过来和我拥抱。  粗心的朱雪菊,突然说:“四凤,你的白马王子现在对你好吗?当年你们鸿雁传书二载,可是羡煞了我们这群凡夫俗子了啊!”  “雪菊!我们今天可是同学聚会啊!谁也不许说另一半,说别人的也不行,我们只叙旧!”甘海英立即阻止了朱雪菊的的好奇心。  我的心却已经跌入了冰窟。  是的,我的宋玉,我那当年羡煞同学们的王子,他并没有属于我。他远走高飞了!  “不过,有一点我可得告诉大家,我们的苏四凤终于成作家了,她已经出了两部书了。这可是我最先知道的第一手消息,同学们,看到这个包包没有?苏四凤大作《爱情麻辣烫》来了,来来,每人赠送一本,也算是她消失了二十年对我们损失的补偿!”  同学们立即欢呼雀跃着过来领取。  “是的,亲爱的同学们,我之所以消失了二十年,是因为我隐居去写书了。现在就拿它作为见面礼吧!每人一本,希望不要嫌弃。”  “哪里,哪里!”同学们一边附和着,一边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去翻我的书。  甘海英不愧是我的铁杆姐们,固然离别了二十年,她依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来来,同学们,我们先不看四凤的著作,都收起来留念,以后有时间阅读。我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喝酒,唱歌,以及尽情享受我们的友谊......”  立即,大家像潮水一样蜂拥向桌席围了过去。  “苏四凤,你可是苍老了啊!”  一个熟悉的酒瓶底子,突然举着酒杯滑到了我的面前。  张连成!  我几乎把他淡忘。  此刻,与他的一切过往又蜂涌而至。  这个拥有我初夜却并没有拥有我爱情的男人!  他怎么也来了啊!    三最后的夜晚太荒唐    紧张的氛围在我身边蔓延开来,我的手中杯子就那样颤抖着,里面的红酒却不受我意志的约束,还是纷纷洒了出来。甘海英终于走近了我们,对我温言轻语:“四凤,你不舒服了是吗?我先送你回去吧。”  “同学们,四凤不太舒服,真抱歉,我带她先回去了啊,大家尽兴玩,以后有机会我们补偿再聚。”  班长过来关切握握手:“好的,你们先回去吧。”  任由甘海英搀扶着,我们和同学们挥着手,一起退出了聚会大厅。  张连成竟然也撵了出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真无赖!我不想见你,请你尽快离开。”我怒目而视。  我明显感觉到了甘海英的胳臂也在一边剧烈颤抖着。   共 2459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致使阴道干涩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上一篇:无题832

下一篇:对性的忏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