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逝水流年小说点绛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59:06 编辑:笔名

一帽征尘,留君不住从君去。片帆何处,南浦沈香雨。回首风流,紫竹村边住。孤鸿语,三生定许,可是梁鸿侣?  ——题记    桑璟漪第一次见到傅雨怀是在相府的书房。门被她推开,一抹洁净的光华流淌进屋内,然后她一眼就瞥见角落里窝藏成一团的小猫,兴奋着跑过去抱起。  说了多少次不许随便闯进书房,怎么还这么莽撞。忽然的斥责让她意识到书房里还有人。她怀里抱着小猫抬头望过去,父亲站在书案旁,沉着面容。而他的身旁是一个极年轻的男子。她和他四目相对,只见他眉目如画,温润如玉,自有一番清凉明净的气息。这是桑璟漪最初对傅雨怀的印象。她看着傅雨怀,他的眼睛仿佛天上最耀眼的星辰,让她甚至忽略了一旁的父亲,亦没有注意到她的侍女,比她大了三岁的绿檀也在书房内。  而只那一眼的初见,让她此生辗转,追逐了一世。彼时,桑璟漪十三岁,傅雨怀二十岁。  绍庆七十二年,桑璟漪十六岁,出落成美丽窈窕的少女。一日,她听说傅雨怀又进相府,她带着绿檀,端着亲自泡的茶水去到书房。却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停下脚步。她听到父亲和那人说起她的名字,傅桑联姻。她藏在门外,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绿檀跟在她的身旁,面容沉潋。然后,她听到傅雨怀的声音,凉凉的,他说,桑伯伯,雨怀不愿。桑璟漪端着的茶盘砰的一声掉落在地,茶杯摔成几片,倒映着不成形的光泽。  几日后。相府千金失踪。她站在布告栏前,看着父亲贴出的告示,心里有着小小的得意。是的。她要用失踪这样极端的方式来告诉父亲,她喜欢傅雨怀。当然,如果傅雨怀在意她,一定会来寻她。十六岁的桑璟漪在心里为自己的小聪明洋洋得意,浑然没有意识到,生逢乱世,天下四处,动荡不安。  她想不起来她是怎样被送进皇宫的,那日外出看完最新的布告,她回到客栈,忽然感觉一阵晕眩,随即就失去了意识,只是恍惚中听到妇人的哭泣,还有一声声的对不起。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深在皇宫的一处偏殿。和她一起的还有七八个年纪相仿的少女。后来的几天都过得相安无事,不过一切都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桑璟漪已从其他几个女孩那里知道,她们是被寅帝身边的王公公抓来,要在寅帝的寿辰献给他当贺礼。而她也已想起,那家客栈妇人的悲泣,主人的叹息,原来自己只是做了店主女儿的替代。桑璟漪看着高高的宫墙,姣好的面孔上爬上一抹哀伤。至此一生,她还能再见到那个人么。她想,如果她不任性该多好。  寅帝大寿,宫中大摆筵席。桑璟漪着一身粉绿宫装,做了宫女打扮,和其他女孩一起站在角落里等待传召。谄媚言笑,觥筹交错,她低着头百无聊赖地扭绞着衣裙上的丝带。忽然,她看到一只猫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起来和家里她养的小猫一模一样。她眯着眼,看见王公公正伺候着寅帝,管不及她们。她提起裙角,悄悄跑过去将猫抱在怀里逗玩。宴会上正在表演古琴,许是琴声不入耳,滋扰太过烦躁,那猫突然喵呜一声,挣出她的怀抱,朝着宴会上冲过去。桑璟漪慌忙着追过去。  那猫跳上跳下,一会撕扯到宫女的裙装,一会碰倒了几上的果盘杯盏。一时间,筵席上乱作一团。桑璟漪跑过去,冲着猫儿呼喊了好几次,那猫闹了一圈竟真的乖乖回到她的怀里。桑璟漪纤柔的手指抚摸着它的毛发,那猫在她的安抚下逐渐温顺下来。  来人啊,把这名大胆宫女抓起来。王公公从混乱中清醒过来,尖锐的嗓音,矛头直指大殿下搂着肇事猫的宫女。  桑璟漪抱着猫儿抬起头望过去,脸上的笑还未来得及收回,那笑颜明艳美丽,灼灼其华,说不出的光彩照人。  退下。寅帝呵斥着。昏庸的眼神此时却仿佛觅着猎物般看着殿下的桑璟漪。  桑璟漪有些怔怔地看着寅帝,那苍老浑浊的双眼此时盯着他,满眼赤裸的欲望,让她极不舒服。她茫然地看向周围,此时大殿中的人都注意着她。她望过去,寅帝左下方坐着的是父亲,而旁边的竟是白袍素带的傅雨怀。她看着父亲和雨怀,此时情景,寅帝的眼神,让她感到有些可怕。  寅帝走下大殿,一步步向她走来。她浑身不自觉抖动,周围出奇的静,每个人都是了然的神情。然后她看到父亲似乎悄悄对傅雨怀说了些什么,傅雨怀脸色苍白。就在寅帝还差一丁点就要靠近到她的时候,她看到傅雨怀含笑着快步朝她走过来,抢先一步握住她的手。傅雨怀说,皇叔,这位就是桑丞相家的璟漪小姐,雨怀倾慕的女子。她一只手抱着猫,另一只手被傅雨怀包裹在掌心里。她感觉到他掌心的温热,还有细密的颤抖。  桑璟漪被傅雨怀从皇宫里带出送回相府后被父亲罚在祖宗灵前下跪。她跪在那里,想起她和傅雨怀走时寅帝锐利的眼神。那样苍老,可是却又透着凶狠。而此刻绿檀就跪在她的旁边,闭着眼,似乎是在悔过。桑璟漪扯了扯绿檀的衣衫,绿檀睁开眼望着她,没有出声。绿檀姐姐,你赶快起来吧。爹让我罚跪,又没要你跟着罚。绿檀睥睨她一眼,仍未吭声。桑璟漪摇晃着她的胳膊,跟她撒娇。绿檀姐姐你就别生气了,我下次再也不离家出走了好不好。绿檀有些无可奈何,她看着桑璟漪天真的笑靥,内心揉进一抹苍凉的叹息。  寅帝赐给相府里的赏赐一日多过一日。听着下人之间的蜚短流长,还有父亲和傅雨怀越来越凝重的神情。她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某一日的日光晴好,父亲屏退了绿檀,让她一个人到书房。她推开书房的门,恍惚看见十三岁那年的时光,只是,不见了那眉目如画的年轻男子。  父亲立在书案旁,问她,璟漪,你是否真喜欢傅雨怀。  她看着父亲清瘦狭长的身影,她说,爹,我是真的喜欢雨怀哥哥,此生要么女儿和她在一起,要么女儿死。彼时的桑璟漪在说这句话时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凛冽决绝,还有父亲那一瞬间惨白的面容。直到后来的许多年里,她才忽然明白过来,她那时的一句话,改变了多少人事面貌。果然,一念起,一念灭。  那之后,傅雨怀仍旧坚持每隔十来天到相府一趟,他陪着桑璟漪弹琴写字,与她赏花下棋。每每傅雨怀到相府来,下人们都能听见桑小姐银铃般的笑声,看到她璀璨的笑靥。世人都道,华王爷傅雨怀和相府的璟漪小姐连理情深,乃是天作之合。而此时,寅帝却渐失人心,他年老体弱,膝下又无子嗣。臣子外戚虎视眈眈。  绍庆七十三年,群雄四起,天下动荡。二月,边境毗邻的祁沅国滋事挑衅,华王爷傅雨怀主动请命除乱,寅帝求之不得。一个月后,传来祁沅讲和的书信,然而大军班师回朝之际,傅雨怀却失踪了。他仿佛凭空不见了一般,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桑璟漪每日去问父亲打听傅雨怀的下落,但每每失望,日渐憔悴,绿檀亦越来越沉默。这时,寅帝一纸圣旨召桑璟漪入宫伴驾。  桑璟漪握着那道圣旨,内心顿感凄凉。原来,终究是逃不过。  相府书房内,桑丞相看着女儿清瘦黯然的面容,他问她,璟漪,你真的要这样做么。她看着父亲,她竟然从没有一刻意识到,父亲已经这样苍老了。她看着他,微笑。女儿一切都是甘愿的。  绍庆七十三年四月,相府桑璟漪入宫。陪伴她的唯有侍婢绿檀一人。而丞相府得尽殊荣。  绍庆七十三年六月,桑璟漪被关进大牢。宫里宫外,人皆相传,酒醉失德的寅帝企图逼桑璟漪就范,而桑璟漪心系华王爷傅雨怀,以匕自尽,但求保留清白。那一夜,桑璟漪重伤,与侍婢二人被打入大牢,丞相府一夜倾颓。  绍庆七十三年八月,失踪半年有余的傅雨怀返回帝都,与祁沅国一役中,祁沅国虽未占优势,但却利用叛党抓获傅雨怀,傅雨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生天。当他得知寅帝叔霸侄媳,相府惨遭横祸,愤而拔剑。恰逢当朝昏庸,民不聊生,天下有志之士纷纷追随,寅帝势倒。  绍庆七十三年十月,寅帝擅位。傅雨怀登基为君,送寅帝至望川颐养,改年号华璟,相府桑璟漪为后。  世人皆知,帝后情深。宫中许多侍卫宫女亦无法忘记,在拿下皇城的第一时间,傅雨怀带着众人寻进大牢,大牢里两道纤细瘦弱的身影倒在地上,甚至分不清死活,衣上血痕斑斑,裸露在外的肌肤几乎无一处是好的,全部疤痕累累。那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看到傅雨怀血红的双眼,还有他的低吼哀嚎。那之后的年月里,后宫之中,仅桑氏一人。  华璟三年,已隐退朝野的前丞相进宫拜见皇后。周围侍婢早已遣退,只留绿檀一人在身。丞相看着桑璟漪沉静的面容,已寻不着当初的天真明艳。他道,璟漪,你过的可好。是的,璟漪,璟漪,无论她是皇后,抑或是谁,她依旧是他宠爱的孩儿。  女儿一切尚好。桑璟漪淡笑。她神情漠然,看不清悲喜。老丞相看了看一旁的绿檀,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沉默。今时父女相见,再多的话,竟都成了无话可说。  其实好坏又有什么分别呢。父亲走后,桑璟漪独自坐在漪房殿里,了无生趣的样子。她想起三年前她从大牢里被救出来后苏醒的那一瞬间,她最想看到的是他,可最终她看见的却不是他。而她的眼,她的眼睛视力下降,此后看东西亦越来越模糊。御医说,是绍庆七十三年六月那晚,她的自残太过血腥,导致脑部神经受到刺激患了眼疾,而后期没有调养好,落下了病根。御医没有说她什么时候可以好,也没有告诉她是不是她此生就再也看不见了。只是,当某个夜半她醒来的时候,她摸着身畔发凉的空床位,哭得不成声。  华璟第一年,她还能看见傅雨怀的笑容。她偷偷的躲在华阳殿外,看着他批奏折的样子。那明黄的龙袍,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疼,她赶紧用袖子抹了抹脸,一回首,却看见绿檀哀伤的面容。  华璟第二年,她常常在午睡醒来的时候,看见他坐在她的帐外看着睡着的她发怔,绿檀立在一旁,沉默无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看不太清,所以竟然觉得他的眉眼有些模糊的哀凉。她心里一阵酸楚。  华璟第三年,她渐渐地只能看到傅雨怀隐约的轮廓,她越是想要努力看清,眼睛越是疼痛,甚至到后来,她都是靠脚步声和呼吸声来判断来人。那时她想,她的一生只能如此了。  傅雨怀遣走随从,独自抱着一只猫过来找桑璟漪的时候,她正坐在碧雅楼旁发呆。璟漪,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傅雨怀笑意深深,仿佛仍是旧年模样。桑璟漪回眸,灿然而笑。他把猫抱到她怀里,看着她的笑容,内心说不出的哀凉。桑璟漪抱着猫逗弄一会,转身看向绿檀,撒娇道,绿檀姐姐,我口渴了,想喝酸梅汤,能不能帮我去端一碗。绿檀看了一眼傅雨怀,应声道,好。  桑璟漪听着绿檀的脚步走远,把怀里的猫慢慢放到地上,那猫儿从怀抱里跳出来后,喵呜一声就跑远了。傅雨怀走近,问她,璟漪,不喜欢这猫儿吗。桑璟漪退后两步,笑,她说。雨怀哥哥,我喜欢猫儿,我也喜欢你,可是我想我要放手了。  你在说什么。傅雨怀皱眉,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桑璟漪站在几步之遥,风吹起她的衣衫,猎猎飞扬,虽说她如今做了帝后的装扮,但模样仍旧是少女的轮廓,只是面容不再是幼时的圆润,变得消瘦些许。傅雨怀看着她,心里寒意骤深。  桑璟漪笑起来,面上似悲似喜。她说,雨怀哥哥呐,对不起,我霸占了你这么久。如今,我的眼睛就要完全看不见了,这或许是老天对我最大的惩罚。桑璟漪的眼泪落了下来。只是雨怀哥哥,原谅我的贪心,原谅我只是想要在你身边,原谅我害得你和绿檀姐姐不能相守。她最后一句话说得极轻,但傅雨怀仍旧是听见了。那一句宛如惊雷敲在他的心上。  璟漪。你。傅雨怀看着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璟漪只是微笑。是的。她什么都知道。只是她怕啊。当御医告诉她她的视力开始下降的时候她是多么害怕啊,她想要找到傅雨怀,想要告诉她的雨怀哥哥,她是多么害怕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再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再也看不到他清俊的身影。可是在华阳殿外,她看到的却是傅雨怀和绿檀拥抱的身影。那一瞬间,她以为她被背叛了,可后来她追问父亲才知道,其实她才是他和绿檀之间的破坏者。如果不是她当初的任性离家,她又怎会被寅帝看上,傅雨怀也就不会为了救她不得不谎称她是他心上之人。原本,一切是可以结束的,可是她却偏偏告诉了父亲,如果此生不能与傅雨怀一起,她宁愿死。而父亲为了她,终于决定放手一搏。傅雨怀天资聪明,少年时期便开始笼络桑家筹谋帝王之位,桑丞相明知道他喜欢的是绿檀,却仍旧决心用自己手上的人脉交换,用来成全女儿的一意孤行。他帮助傅雨怀推翻寅帝继位,而傅雨怀登基后则要立璟漪为后。所有的一切,帝后传奇,还有傅雨怀在祁沅被捕,其实都只是计划的一部分。为的只是民心所向,让傅雨怀有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桑丞相为了璟漪的幸福,从未告诉她这些。而桑璟漪亦一直以为,傅雨怀爱自己,如同她爱他一般,深入骨血。只是桑丞相未曾料想璟漪的刚烈,竟然会选择自尽,而绿檀的入宫亦是傅雨怀未料及的。  前尘旧事,散入烟霞。桑璟漪看着傅雨怀模糊的身形,心中一片哽咽。她笑起来,雨怀哥哥,如果我走了,你要和绿檀姐姐好好过日子呐。  不,璟漪,璟漪。傅雨怀叫着她的名字,心神俱碎。他伸出手,想要去拉她。  桑璟漪看着傅雨怀的方向,她只能看到傅雨怀隐约的轮廓,她笑起来,她轻轻地说,雨怀哥哥,你要幸福啊。她转身,决然从碧雅楼跳了下去。  不。傅雨怀痛得撕心裂肺。他奔过去想要抓住她的身形,但只握住一袖的风。而身后,是一声瓷器摔碎的声响,绿檀跌倒在地,失魂落魄。  傅雨怀呆呆地愣在那里,他看着掌心,空空如也,而方才她还在他的眼前。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桑璟漪的时候,她抱着猫儿,笑靥如花,那样天真的,肆意的笑容,是他毕生亦无法拥有的。他一直把她当做妹妹,视若珍宝。而他的心里,也早已住进了那个与他年岁相仿,淡若菊痕的女子,绿檀。绍庆七十二年,桑丞相第一次和他提前桑璟漪与他的婚事,他拒绝,他心有所爱,亦不想伤害桑璟漪。而未曾料想桑璟漪竟会离家出走,阴差阳错被寅帝看上。绍庆七十三年,桑丞相又一次和他说起婚事,而这一次,他动摇了。江山万重,美人情轻。他以为一切是在掌控之中的,他想,日后他和绿檀,定会好好补偿桑家,补偿桑璟漪。孰料那夜寅帝冒犯,璟漪竟会选择自尽,而后来的一切,不可收拾。他看着桑璟漪,从一个天真明媚的小女孩成长为消瘦寡言的女子,他心里何尝不痛,可是他对她的爱,不是男女之爱啊。他只能用物质来补偿她。他给她盖最好的宫殿,他赐给她许多的珠宝漂亮的衣服,他让御厨做她爱吃的食物。可是他也让她夜夜独守宫殿,此后碧海青天,无限寂寞。也许一切,原本就错了。傅雨怀想起过去的那些年,还有那个被风带走的影子,他眼前轰然一黑,昏死倒地。  华璟三年,后坠楼薨逝。帝大恸,罢朝三日,天下缟素。  至此,傅雨怀终身未再立后。后宫三千,空无一人。仅有一女为伴,相传此女为桑后生前侍婢。人皆道,帝后情深若斯。  所有传奇的开始,其实都只是一个错误。 共 56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青少年癫痫的症状都有哪些

上一篇:无限乾坤人生短

下一篇:疯子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