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杨柳专栏自杀前的狂欢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9:49 编辑:笔名

我手里攥着一包老鼠药,还没到家,我就紧张的要命!妈的,要拿好来,要是掉了不见了,或是洒了少了分量那还不心疼死?毕竟一包老鼠药花了好几块钱。这要是没自杀成,不是白白浪费了几块钱吗?  我一直在幻想着自己要是死了,会是一种什么方式结束?!病死?太憔悴,不雅!上吊?太难看,狰狞!溺水?太浮肿,苍白!所以,最终我选择最懦弱的死法,嗯!安眠药。  他娘的,你不知道现在的人到底怎么了。我问药店的人,我说这里支持刷医保卡吗?我要买安眠药。  那肥硕的白大褂姑娘看我一身邋遢,白了我一眼,怎么?精神混乱睡不着?对不起,国家严格管制精神药物,不能随便售卖!  我叫嚣地把医保卡拍在柜台上,眼睛血红血红,大声吼道,老子要自杀!给我来点安眠药。  神经病!那胖妞转过身,掏出手机,仰望45度角,咔擦!竟然玩起了自拍!要不是看她身材肥硕,我早就要捋起袖子和她动手了。你说现在的人到底是怎么了,是这么对待顾客的吗。这服务态度,什么素质嘛!气得我立马掏出香烟狠狠地抽上一口,期间,又扣了一团鼻屎抹在柜台上。  整个药店的营业员立马对我吹胡子瞪眼了!哟嘿!别看你们人多,当年我可是在小学门口以一敌十,要不是后面被砸成脑震荡了,指不定谁牛逼给谁看呢!啊呸!我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刚巧,门口的一扩音器喊着,老鼠药,跳蚤药,蚂蚁药……  我马上又高兴起来,揣着兜里仅剩的五块钱,牛气冲上了天!我说,卖药的!停下,给老子来五块钱老鼠药。那卖药的喜笑颜开,立马抓了一大包给我,还不忘叮嘱我注意安全,避免被家人误食。  我噗一声吐掉烟头,掉头就走,别叽叽歪歪的,本大爷自己用,不是用来毒老鼠的,我说你这药甜的还是苦的?  卖药的立马腿就软了,大汗直冒,几近哀求,大哥,您别开玩笑了,这玩意不是甜不甜的问题!我冷笑一声,现在的人就是软骨头,怕死!都大街上光明正大兜售老鼠药,还管我买药做什么用。  我也管不得卖药的推着自行车跟着我好几条街了,这时候我就寻思着,这药我到底该怎么吃。是熬点猪脑汤冲着喝呢?还是一股脑儿抛嘴里慢嚼细咽呢?这也够心烦意乱的,毕竟他娘的没有买到安眠药,也是够窝火的!想着想着,就回到了我那间破瓦房,  我叫曾发达,一个听起来感觉就财源滚滚的名字。曾经我可得因为这名字得意了好久,盛气凌人!直到有一天被一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先生说,这名字不好,姓曾与曾经的“曾(ceng)”多音,ceng发达,曾经发达,以后怕是没有财运,我当时就拾起块砖头朝他脑袋拍去!当时,要不是我父母拉开,我现在早就进少管所过潇洒日子了!  说起我父母,我就来气!这破玩意名字就是他们起的,还自以为是多有文化!要不是这俩老不死的前些年被我气坏了身体,得病死了!我现在也不至于连个能生娃的媳妇都娶不上,就那么一瞬间,双脚一蹬!我本可以靠他们花天酒地的小日子就破灭了,就留下几间破瓦房给我。  前些日子,几个孙子合起来在赌桌上算计我,害得我将仅剩的破瓦房也典押出去了,还好最后我及时收手!否则,最后一间落脚的怕是也要赔光了!其实吧,输了就输了,我也不在乎。因为这群孙子的娘们都和我上过床,千真万确。甭看那群娘们个个良家妇女似的,半夜随便勾搭几句,就骚得恨不能吃了你。  如今,我买了瓶老鼠药,准备着来个壮烈一点的自杀!这念头在我脑海里转了好久好久。回想起小时候,七岁就偷了邻家的养猪钱买了把刀,砍伤了与我抢月饼盒的发小。十二岁,偷了村里寡妇的内衣,塞在被窝里闻了好久。十六岁我就是村子里有名的恶棍了,谁见我都躲我,他奶奶的,我曾大少就如此不让你们待见吗?  这社会是个吃人的社会,我不做个狠茬子如何混得下去。我曾经悔改过,发誓改掉以前好吃懒做的恶习,争取做一个文明售卖假药的贩子。可是呢,换来的却是别人更加的反感和厌恶!别以为那些衣冠楚楚,做大生意的有多正经,内心黑的用硫酸水泼也稀释不掉。所以呢,我已经对那群看不起我的人心生习惯了。  不行!在自杀前,我必须要为这个社会做一些事情。我真心对过他们,换来却是冷眼和不屑,不报复下他们难泄我心里蓄积已久的黑暗怒火!说干就干,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心中萌芽!  我拎着两瓶酒来到镇长马三长家,说起这个马三长,我就恨天道不公!所谓三长,就是会吹牛、会拍马屁、会泡妞。而这三点我也会,凭啥他娘的我就不能当镇长了?自从这个马三长当了镇长,洋房也盖了,豪车也买了,自己的肚子大了起来,还把别的女人的肚子也弄大了起来。而我呢,有一回我只是喝了点小酒在他车屁股撒了泡,他娘的就叫派出所把我抓起来关了几天。  像这样伸手敢拿,女人敢抓的腐败分子,就应该好好治他一下!于是,我礼貌地按了门铃,没办法,先斯文下,待会儿弄不死他!  开门的是马老太,马三长的母亲。老太婆看到是我慌忙着要把门关上,换做是平常,我早就一脚直接踹开了,我曾大爷何时受过这样的礼遇,今日特殊,暂且让她嘚瑟一会。  我一把抵住门,和气地说,别,别,别,我来找马镇长,说完晃了晃手里的两瓶酒。老太婆见我带了东西来,态度缓和了不少,把我让进门,还不忘朝里屋喊了一声。我心里早已把她的祖宗问候了千万遍,他奶奶的!  进门后,我又把她列祖列宗骂了一遍。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锃亮的地板是人踩的吗?这铜色的大门能扛得住子弹吧?哎哟,还有那沙发是用来坐的吗?还有那电视、冰箱、水晶吊灯……总的来讲,今日算是狗眼大开了!  姓马的穿着宽大的睡袍就下了楼梯,看到是我,略微惊讶!而后看到我放在地上两瓶酒,不动声色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咋滴?今天是来向我赔罪来了?说完,还不忘啪地一声点上一根牛屎色的烟,听朋友说,那叫雪茄,能呛死人。  我赔你姥姥的鸟蛋!我也从兜里摸出一支大前门,装模作样地点上。马镇长,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见怪。今日前来赔罪,带了点薄礼,算是给马镇长赔不是。  你以为两瓶几块钱的谷烧酒就想打发我?姓马的深吸一口就把烟掐灭了,然后夹在烟灰缸沿上。你是本镇出了名的痞子混混,而我作为一个镇最高的人民公仆,这样就宽恕你了,如何平了民愤?  日你先人的,果然两瓶酒搞不定他,这可是我从村小卖部顺来的两瓶酒,一直没舍得喝。我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递到姓马的茶几面前。还有个礼物,马镇上看了肯定会喜欢的。  姓马的笑逐颜开,立马从口袋摸了一支中华递给我,孺子还是可教的嘛,来,换这个抽上!我就说嘛,年轻人就是觉悟高,只要肯虚心接受批评并悔改,人民群众还是会原谅你的。  您先打开看看,我努嘴示意马镇长。  姓马的连指我几下,眉开眼笑,年轻人就是爽快!爽快好,我喜欢。而后拆开信封,伸手一摸,感觉手感和之前大不相同。他一怔,再用手指一抽,一沓相片哗一下散的七零八落。姓马的立刻变了脸色,站了起来,这是什么?你这是什么玩意?  这是什么?嘿!老子身揣着千儿八百的钱早奔小胡同爽快去了,还娘的脑袋被门挤了贴着脸来给你送钱?看着一张张裸露身体的照片,我哈哈大笑,堂堂一个镇长,在小旅馆和情妇赤身裸体,你他娘的门还虚掩着。  流氓、痞子、偷窥狂、二愣子、王八蛋……姓马的哆哆嗦嗦,破口大骂,一口气给了我好几个称呼。看着他暴跳如雷,气得青筋暴露,我心里滋生一股爽快感!爽!爽!爽!浑身舒畅!  噔!噔!噔!一个女子从楼上跑了下来,头发凌乱,衣裳不整。口中不忘惊呼,怎么了?怎么了?  我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小梅!你衣裳不整从楼上下来是啥玩意?  轮到我哆哆嗦嗦,你丫的说要找个如意情人就是马肥猪这样的?我指着她气不打一处来,娘痞的!老子自从去年看到小梅后,就死心塌地纠缠过她好几个月,又是爬她家围墙,又是从外朝她房间扔小纸条,还动不动在路上堵她,给她唱小苹果。  结果呢?她愣是没正眼看过我一回,还他奶奶的赌天发誓以后要找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如意情人过一辈子。从来都是我拒绝别人,哪轮得到别人拒绝我,因为老子压根就没有姑娘和我好过。那段时间,气得我可是连续好几天没去寡妇家敲门,还决定痛改前非,再也不去偷老人家的大米了。  小梅看到我也是傻了,结结巴巴对我说,你,你你不会和俺娘说吧?俺就是过来马镇长家上网,没,没,没做什么事。  妈个巴拉子的,姓马的真不是人!连我心中的圣洁石榴都碰了,我腾地就火大了。操起两瓶酒,拧开瓶盖,左手开弓,泼得整个客厅都是,一股浓重的汽油味蔓延开来。本来他娘的,这两瓶汽油只是用来吓唬姓马的,勒索他一小笔钱,可现在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姓马的顿觉得不妙,又变得怂了。别,别,别,姓曾的,有话好好说,咋就动真格了!这样不好啊!咱先坐下来好好谈,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小梅看到这阵势,吓得噔噔噔又躲回楼上了。  我说,姓马的,你真是臭不要脸!自己老婆玩腻了踹开就算了,更不要脸的是你还包了我心中的女神,这么好的一棵白菜你的猪嘴巴咋就拱得下去呢?你,你包着小蜜,你还不忘在外面瞎搞。  姓马的被抓住软肋,没了脾气,指着我不断地重复着说,你……你……你……  我把瓶子朝地上用力砸去,碎裂声将我的胆儿鼓得越肥。我走到茶几前,将那根没抽完的雪茄叼在嘴里,叮!洋火机一打,火苗就蹿了起来。外国货就是好,就那么一口脑门都快顶上天了,欲仙欲死啊。  姓马的吓得魂都没了,盯着火苗小心翼翼地说,当心点儿,有话好好说,汽油这玩意不是闹着玩的。看看这些当官的德性,人前人模狗样,耀武扬威,遇到点事怂的就要尿裤子!  我晃着火机哈哈大笑,这一笑差点让我背过气来。奶奶的,这烟也太浓了点,这一呛眼泪都出来了。  突然警笛大作,呜啊呜啊地就来了!片刻功夫就到了,把洋房子包了一圈。真是该死,这群狗鼻子还真灵,这才多久的功夫就被发现了。等等,不对,是哪个不长眼的孙子报了警?我恶狠狠地瞪向姓马的,破口大骂,日你姥姥的,你报警了?  姓马的也是急了,捶胸顿足发誓,脑袋让驴儿踢了才会报警,这事儿能报警吗?谁报的警!谁……等等,我们对望一眼!小梅!你个胸大无脑,傻到缺根筋的娘们。  完了!这么大的阵势一摆,街上的那群老老小小都跟着凑热闹,围了过来,好奇心挠得恨不能立马知道真相。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一会儿指着我不停说道,一会儿指着马镇长交头接耳。  我索性心一横,狰狞相毕露无疑,把马三长揪了过来,腰间一掏,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顶在了他的脖子上。这刀也是事先准备好的,本来打算敲到姓马的一笔钱,我好担心这东西用不上,不过后来想想还是带上了,指不定用得着,毕竟这姓马的脑子精灵的很!  人群哄地就炸开了锅,镇长被人挟持可是这个镇了不得的事!我亡命徒般地推着马镇长朝门口走去,对着外面的人大吼,状若疯狂,都走开!让我离开!不然,后果你们懂得!我一个流氓痞子,我说到做到!  人群似乎不理睬我,反而越聚越多人。哎哟喂!电视剧里这招不是挺管用的吗?怎么在我们镇上使出就不灵了呢?我曾发达好歹也是小镇凶名在外的,平日里大家见到我躲都来不及,今日全都一根筋和我犟到底,不肯定退让半步。  你干脆捅死姓马的算了,这样的贪官早就该死!然后你再被抓去坐牢,这样镇上以后就少了两个害虫,人群中有人这么说。一个是贪得无厌,背后受尽人唾骂的马镇长,这个害虫我懂!至于,他姥姥的说另外一个害虫难道就是我?看来,这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憎恶我。  就是,就是,捅死他!两个人都不是好东西!最好是两个人都死,人群开始附和,都是看热闹的心态,恨不得事情闹越大越好。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要是以前,敢这样当面咒骂我,老子保证让他两三个月鸡犬不宁,出门都要带刀提防。  我用刀侧拍了拍姓马的脸,对他说,看看你,作为一镇之长,竟然落得和一个地皮流氓一样的名声。平日你个孙子作威作福,以为自多了不起,整个镇上的人都要敬你怕你。现在再看看,他娘的当初那泡尿就是撒的解恨!  人群里平日的几个赌友站了出来劝我,兄弟!快把匕首放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挟持镇长,牢底都要坐穿。这要是把人弄残弄死了,你这辈子就玩完了。  我腾出一只手,指着他们,暴脾气又上来了,我坐你大爷的牢,要不是你们这群王八犊子联合起来搞我,我至于输的倾家荡产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肚子藏着什么小九九老子一清二楚!一群孙子立马缩回人群,不再说话。  我指着门前涌动的人潮,叫嚣着,别以为你们谁有多正义,翻出来你们裤裆里面都有屎,擦干净了没擦干净我不知道。我曾发达会变成今日这样,你们都逃脱不了干系。人群顿时默不作声!  情绪上来,我突然异常激动,匕首不停晃动!当一声!一颗子弹飞来,匕首被击飞到好几米开外!这他娘的还了得,没有了要挟的武器,老子还不被乖乖擒住!  我掏出洋火机!使劲打,就是打不着!我看向被揪着的马镇长!马镇长苦笑一声,估计是没油了。  警察立马朝我逼近,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我一把推开姓马的,掏出兜里的老鼠药,对着使劲晃!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把这老鼠药吞了!警察停了下来。  我突然又哈哈大笑,对着人群状若疯狂道,我本来就是要自杀的,父母没有了,父母留下来的房屋没有,没有人收留我做事,没有姑娘喜欢我,你们,你们一个个都从来没有信任过我。  突然间,有一种舒畅的情绪蔓延开来,我觉得是时候解脱了。闭上眼,一把药全倒嘴里,然后使劲吞!吞完,我不忘伸出舌头把唇边咧了一遍,味甜,有股陈皮的味道。全场都安静地看着我……  我叫曾发达,我现在在牢里。这世界让我丧失了所有信任,因为我吃了一包假的老鼠药。 共 52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囊湿疹的常见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一篇:侠竹桃

下一篇:无题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