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镜花美人 第四章-圣佛日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9:04 编辑:笔名

镜花美人 第四章:圣佛日

午后,街道下起了小雨,幼苗开始吐出黄芽。又是立夏之际,日子一日日覆盖,却也是没个新颖。

柳锦依托着头放在窗门前,脸上的面部的色彩搭不上这季的颜色。但总还是过得去。日子也还总是过得去。可是她不知道这过得去的日子是否会一直持续。

蜻蜓飞过,尾蜓轻点几下池水泛起水花,潋滟出一波惊鸿。

“妹妹,可是莫着凉了,这雨季到了,最是容易发烧感冒的。你好生进去看,别探出头来。”柳玉端着午饭进门喊到。

“今日是立夏?”柳锦头也不抬的看着窗外的槐树问道。

“可不是,厨房里还给妹妹送了鸡蛋羹。”柳玉拿着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前。

柳锦才发现听到的声音不是昨往的小九。随即转过身子。连忙起身接过柳玉手中的东西,道:“姐姐怎么来了?还为我做这些粗活。”

柳玉笑道:“近日无聊也想着妹妹就来看看。”

柳锦笑着拉着柳玉坐下。

柳玉又紧接道:“再过几日是圣佛日,妈妈已经允了前去跪拜。你怎么打算?想不想去?”

“圣佛日?”柳锦想着笑道:“姐姐不说我还真忘了。”她记得前世的圣佛日第一次见着莫文城。在寺庙里。

只是白衣飘飘的男子如今却失了踪影。柳锦想着点点头。“我陪着姐姐一块去。”

柳玉听到回到有些满意笑了笑,起身拿起一碗蛋羹道:“那就说定了。”吹了吹口气。便将手中的蛋羹递到柳锦手上道:“这个蛋羹入口嫩滑,是极补的,妹妹快趁热吃些?”

柳锦看了一眼,接过。轻轻舀了一小勺放入嘴里。

圣佛日。

阳光微露,偷探出半边脸色。

一袭深红的一抹袭胸长裙,搭上件浅蓝色外薄纱。一脸的脂粉却盖不住她一脸的皱纹。

柳妈妈站在后门口往里唤道:“锦儿,玉儿、香儿、月儿……”你们倒是快些。

共计十名女子款款出镜。最先出场的是柳月,她一袭酒红色薄裙,腰间轻束个浅色带。有些简便却不失风韵。

“来了。”月儿边走边道。

……

最后的是柳锦一袭白色锦花长裙裹身,一个简单的发饰和素服,给人一种清明高雅的脱俗感。

东西都已经备好东西

镜花美人  第四章-圣佛日

。车夫将所需物品放在后车中。

相继前面三个马车侯着。所以最前面的是柳锦和玉儿还有柳妈妈坐着,时候的四人一马车。赶马的车夫共有四个还有四个丫鬟都坐在车外。

只是一个时辰便已经到了门口。已经有许多人不断涌进。都是着平常百姓。

圣佛日,听说佛祖会在今日为民开光。所以今日是拜佛最灵验的。而且是不分贫贱,只要想祈福的人都可以来,所以烟尘女子、乞丐、百姓和贵人都可以同堂。

柳妈妈今日特意拉上门店里的十位最顶的姑娘主要想让她们求得好生意。除了柳月其余的都是新过笄年的姑娘。

众人款款下车。奴婢们已经拿到了贡品,站在车前等着自己的主子。

柳锦最后下车已经在脸上戴了一块浅蓝丝巾,看不出脸只有一双眉眼外露,给人却是十分大家闺秀之感。

众人转过身,见着花月楼的顶色姑娘都相继来了,心中十分欣喜,女子们却很厌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相公盯着一个花楼姑娘看自己却没有任何权利指责。毕竟女子当已三从四德。

柳玉搀扶着柳锦上前走去,轿夫将马车驾到休息处也紧赶相追。

“妹妹怎么出来蒙个面巾?”柳玉有些不解的看着旁的柳锦。

“姐姐是不知,我近些日子有些体弱,这骄阳火辣,有些耐不住。”柳锦回道。

柳玉也是不解,戴个面纱就能遮挡了?不过也没问出口,只是笑笑。又紧了柳锦的手。众人也两三结伴说说笑笑已经走进庙宇中。

开始要经过长长的走道,到尽头就可以见着三间大房里面站满了人,里面供奉着不同的观世佛主。门口不远处的右边有一颗很大的老槐树,唤作姻缘树,上面挂满了写着名字和祝福的红布带。左边有两个很大的香坛,是铜鼎而成。有不同的纹路雕画。用来敬天神,铜鼎下部是空的,下七上三的被分隔,在上部铺散着些土灰,就可以插上香火。里面用来装着抖落出的香灰。如今香坛中还悠悠一些黄烟蔓延。再左右两侧都长着一些小树添饰。看着幽静美丽。

随后再过去就是一些不太重要的景色房间。柳妈妈拉着锦儿的手往着第三间大房走去。又招呼着其他女子上前。

“姑娘们,快点。”

进入大门,最先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有贵人乞丐,各色人形都有。好在地方宽敞也走得进入。左右两边是各放两把木椅,木椅是四根而制,象征着四方通达。便是对生意人来管用了。

再走上前,就可以看见三尊金身弥勒佛,象征吉意的天上人间地下的财神爷,既要生意兴隆,便要先拜天地后拜黄土才最吉利。

刚好天地财神爷的地方也宽敞,柳锦作为花魁自是第一个相拜。于是她自觉上前双手合礼闭目鞠了三躬,方才上前去点上三支香,随后又微微退下跪坐软榻伏身跪拜又起身。又跪拜起身。来回共三次。

最后将手中的香火插入财神爷的香坛中,所有事情完毕又回到柳妈妈旁。下一人便是柳月,动作如出一辙恭敬上完香,一个个姑娘也紧接尾随。

待跪拜好天地两财神神后,柳锦看着后土的灶神如此人满为患。便看着柳妈妈道:“妈妈,这里人气看着烦闷,我想一人出去走走。”

柳妈妈弗着柳锦的手轻轻摸手道:“这里却是有些热,我唤一名丫鬟和你去走走吧。”随即唤来一个叫貳十的丫鬟。

“贰十,过来。”唤作贰十的丫鬟随即上前。

“你陪着锦姑娘去散散心,到午时便回来。”柳妈妈道。

贰十恭敬回礼。“是。”

贰十是柳妈妈的长年贴婢,已经和柳妈妈来过这里无数次,对于地方和其他她是最知道细的。

.花月楼中除了接客姑娘其他的都没有名字,是按数字排的,有小大之分,小是年龄小的。大是些是男子弱冠女子笄年才符有的。直接没有小大的是些老贴婢。蓝青是本来名字,进门后唤作小肆十。婢女都是些长相一般或者差的人。所以没有资格获姑娘称号。

柳玉看着也想出去走走散心,却被柳妈妈提前抢话道:“其他人就随我去西柳阁。待午时再回来跪拜灶神。”

“是。”姑娘们尊从答应。柳锦已经在贰十的带领下走出了房间。

转而走向北边,开始是条小路,四周有些小草山树,很安静也赏悦目。后面却有一大片长满花色的草地,三色堇、红花酢浆草、含笑和鸢尾……十多种花种接香而来。

闻道熟悉的花色,柳锦停住脚。记得再前面应该有个小亭。那时正是在这里看到莫文城的,那时一手折扇轻扇着吹散秀丽的碎发,浅蓝色的袍衣在风中时而张扬,时而闭合。站在对面的花地边看着玩戏的自己。时而笑时而点头。柳锦不想继续想下去,她不愿再将痛苦回忆一遍。

到此,柳锦停了回忆也停了脚步。悠悠道:“我走累了,想去找个凉亭坐坐。我们走吧。”

贰十接道:“姑娘,前面不远处有个凉亭,可以去那歇息?”

贰十将眼前女子平静柔和的态度一直看进眼里。虽说年龄有些稚嫩却给人感觉一种搭不上年龄的成稳。

柳锦皱眉,道:“好。”

进了凉亭,柳锦端坐着。贰十在随后站着。热风吹来,女婢却有些口干。柳锦看着太阳正火着,坐了一会道:“出来这么久倒有些渴了,你去那儿给我打些水来吧?”柳锦说着指向不远处一个地方,哪儿明显看到有片不小湖水。

女婢看着有些犹豫,

柳锦笑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还怕我丢了不成?”

女婢犹豫间听到这话也有理的点了点头,道:“是,姑娘。”

女婢走近湖水边,轻轻舀上一杯水已经约莫五六分钟。再回来看时人已经不见了。

柳锦已经往着东边的小林子走了,这个地方是一片竹林。幽静美里偶尔会听到鸟叫声传来。

潍坊妇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好的妇科医院
潍坊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潍坊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潍坊治疗白带异常医院